2020年对于我们来说将是不寻常的一年,在10年前的1月底,我们开始了环绕地球一周的世界招考,那时选出的来自多个国家与地区的数十名音乐家,构成了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基础。2020年1月底,在乐团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刻,我们将在吕嘉总监的指挥下,与同时组建的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合作,演绎满怀深切情感的音乐会,以此回顾过去的十年,并展望日渐走近的未来。
在本场音乐会的上半场,我们将演绎勃拉姆斯的两部很少在国内演出的合唱作品,分别是基于荷尔德林诗作的《命运之歌》与基于席勒诗作的《悲歌》。《命运之歌》的诗作源自荷尔德林唯一的书信体小说《许珀里翁》,借希腊神话中诸神之声,歌颂天界之美好与艺术之澄明,同时感叹人世之沉沦与无常。勃拉姆斯的这部合唱作品篇幅并不长,但他在1868年开始创作后,直到1871年5月方才完成,几乎花了与他的鸿篇巨制《德语安魂曲》同样的时间。乐曲分为三个乐章但又连贯演出,前两个乐章由乐队伴奏合唱,终乐章是乐队单独演奏的尾声,但同时这部作品又是一个对称结构,在第一乐章的开始,也是由乐队单独演奏的引子。《命运之歌》一经问世,就以其精致的结构与深沉的情感而大获好评,被认为是勃拉姆斯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甚至有人认为仅仅凭借这一部作品就足以让勃拉姆斯声名不朽。《悲歌》创作于《命运之歌》十年后,席勒的诗篇同样以希腊神话为题材,感叹美好事物之脆弱与易逝。勃拉姆斯以这部作品悼念德国古典主义画家的领军人物安塞姆·富尔巴赫。与席勒的诗篇不同,勃拉姆斯并未强调诗中悲剧场面的戏剧性,而是将痛苦展示为无言的忧郁,哀叹升华为感恩的记忆。勃拉姆斯笔下的死亡,让世间疲惫的人们可以找到慰藉和安息,而这也与他的《德语安魂曲》精神相通。
在音乐会的下半场,我们将演绎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第九交响曲》是德沃夏克最为耳熟能详的作品之一,也被很多人认定是史上所有交响曲中最为家喻户晓的一部。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创作于他在美国国家音乐学院任职并在美国生活的时候,并在他所任职的学校的创办者珍妮特·瑟伯夫人建议下,将这部交响曲命名为《自新大陆》。这部交响曲的精神元素源自朗费罗的长诗《海华沙之歌》,而在音乐上结合了德奥音乐传统、作曲家本人喜爱的波希米亚音乐、以及他在美国接触到的印第安原住民音乐与黑人灵歌,创造出了一部独树一帜的交响诗篇。1893年底纽约爱乐乐团在卡内基音乐厅首演了这部交响曲,获得了热烈而广泛的欢迎,并且一百多年来常演不衰,成为了一部跨越地域、跨越民族、跨越时代的巨作。
 
命运之歌,Op. 54勃拉姆斯 曲  
演出:国家大剧院合唱团
悲歌,Op. 82勃拉姆斯 曲 
演出:国家大剧院合唱团

——中场休息——

E小调第九号交响曲,Op.95“自新大陆”  德沃夏克 曲 
第一乐章:柔板—很快的快板
第二乐章:广板
第三乐章:谐谑曲 活泼的快板
第四乐章:如火般热烈的快板

福建11选5计划

湖南快乐十分 秒速飞艇玩法 大有彩票开户 云海彩票平台 上海快3走势图 安徽快3走势 福建11选5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 秒速快三怎么玩 玖玖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