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于寰宇,转瞬即逝,对大多数人来说也不过生命中数个寒暑、史书中几行文字,而1802至1812年,注定是不可磨灭的,它不仅见证着拿破仑帝国的盛极而衰,工业革命席卷下欧洲的风起云涌,更记录了一位古典音乐史上承前启后,举足轻重先驱之“英雄生涯”,像蓄势经年的乔木,终于枝繁叶茂、挺拔伟岸——贝多芬在而立与不惑的生命旺盛期,以作品成就了自己的辉煌与不朽,那是蓬勃生长与无限豪情激荡在作曲家胸中的单骑扫千军,孤剑指苍穹。
从雅典废墟上的苏醒到匈牙利人在佩斯城重建辉煌的歌唱剧《雅典的废墟》序曲;从带有新古典主义风格、与“致远方的爱人”一信同时写作且未标注题献对象的第八交响曲,回溯贝多芬在32岁写下的《第二交响曲》,当时日益严重的耳疾折磨得他痛苦难耐,在几个月后写下著名的海利根施塔特遗嘱。然而评论家们却异口同声地称这首作品乐观明快、积极向上,甚至带着些许幽默。
亚瑟·布莱恩特在他的《胜利岁月》中写道,因为遗忘,所以重温。在这秋起云飞之日,与吕嘉指挥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一起,共历贝多芬崛起之“黄金十年”。
 
《雅典的废墟》序曲,Op. 113贝多芬 曲
F大调第八号交响曲,Op. 93贝多芬 曲 
第一乐章:活泼而有活力的快板
第二乐章:谐谑的小快板
第三乐章:有速度的小步舞曲
第四乐章:活泼的快板
  
——中场休息——
 
D大调第二号交响曲,Op. 36贝多芬 曲 
第一乐章:十分柔的柔板—有活力的快板
第二乐章:小广版
第三乐章:诙谐曲(活泼的快板)三重奏
第四乐章:很快的快板

w88优德手机版